当前位置:新达科技 > 新闻信息 > 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诺基亚牵手微软:几家欢乐几家愁?

  近期业内关注的第一热点,诺基亚的战略改革今天终于浮出了水面,诺基亚在未来的智能手机中将主打微软的Windows Phone7,而被业内诟病已久的Symbian得以保留,但会逐渐淡出,与英特尔合作开发的MeeGo开源,估计未来在智能手机中的应用也没什么太多的期待了。从这些关键信息可以看出,诺基亚智能手机的未来基本上与微软绑定了。那么此番诺基亚挽手微软,会对智能手机产业产生何种影响?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几家欢乐几家愁。
  第一大愁家:谷歌错失绝杀苹果和埋葬微软的最好机会?
  其实业内传闻谷歌曾经游说诺基亚采用自己的Android系统由来已久。而在近日诺基亚CEO史蒂芬·艾洛普(Stephen Elop)为人称道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对于谷歌的Android系统也是赞赏有加。由此可以看出,双方之前肯定有过密切的接触。但谷歌副总裁维克·宫多拉(Vic Gondotra)近日在Twitter上发表的“两只火鸡变不成一只鹰”的消息似乎告知人们这种接触的无果和隐隐的嫉妒之心。而就在诺基亚宣布与微软合作的同时,埃洛普在Twitter上称:有一天,来自俄亥俄州代顿(Dayton)的两个(造自行车的)年轻人决定要起飞(埃洛普所说的这两个年轻人是飞机的发明者莱特兄弟),以此回应谷歌的嘲讽。幽默的口水战背后是之前双方合作艰辛的博弈。何以见得?
  看看诺基亚和微软合作的条件:诺基亚将在未来帮助驱动和定义Windows Phone;诺基亚和微软将在开发、联合营销策略上紧密合作,在未来移动产品开发上共享开发路线图;诺基亚的内容和应用商店将会和微软的 Marketplace整合,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惊人体验。单就这几个条件,谷歌会答应吗?当然不会。如日中天的谷歌怎么可以和一个日渐衰落的厂商共享开发路线图,并让它来帮助驱动和定义自己的系统呢?自己的Android Market超过10万的应用凭什么要让诺基亚的Ovi整合进来?
  在这里,谷歌Android系统的飞速发展无疑成了一把双刃剑,在杀伤对手的同时,剑的那一头助长了谷歌的傲慢。但谷歌似乎忘记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在Android暴涨,诺基亚下跌的双重作用下,诺基亚直到今天仍就保持了全球手机市场(包括智能手机市场)老大的位置,自然有它充足的理由。除了系统外,例如诺基亚的Ovi Store下载量快速增长到按年计算10亿次表明,诺基亚已成为手机服务领域的一家重要公司。除了傲慢的成份外,谷歌可能也担心有利于诺基亚的合作会伤害到其他主力合作伙伴(例如摩托罗拉、三星、HTC)的利益,毕竟谷歌的Android能有今天这样大好的局面与这些合作伙伴的鼎力支持密不可分。
  在笔者看来,谷歌这方面的担心有些过虑了。因为在自己受益的同时,摩托罗拉、三星和HTC也从使用Android中获得了市场份额的增长,有的甚至是起死回生。所以即便谷歌牵手诺基亚,其他合作伙伴绝尘而去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而通过联手诺基亚,即便是Symbian平台的转换率在50%的话,未来谷歌Android在智能手机市场也会绝杀苹果(大幅拉开与苹果iOS的差距),稳坐智能手机市场老大的宝座,更重要的是,把一个苟延残喘的对手微软彻底埋葬。也许有人会说,没有诺基亚,谷歌的Android不是也发展得很好吗?去年第四季度已经超越了苹果的iOS和诺基亚的Symbian。没错,不过那只是一个季度,从2010年全年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看,Gartner的统计显示(按系统出货量),诺基亚仍以37.6%高居榜首,谷歌的Android以22.7%位居次席,双方的差距接近15个百分点。笔者在此的意思不是说谷歌没有与诺基亚合作就不会发展了,而是本可以一锤定江山的形势没有把握住,从这个意义上看,谷歌的最大的愁还不在于失去诺基亚这个可以定江山的合作伙伴,而是将这个合作伙伴推向了微软一边,进而让整个局势出现了逆转,一个只欠致命一击的微软可能得以绝处逢生,并成为自己日后最大的后患。要知道后患是无穷的。
  第一大乐家:微软绝处逢生能否创造Android奇迹?
  既然有了第一大愁家,自然就会有最大的乐家,在诺基亚与微软的合作中,无论怎样,微软都是最大的乐家。回望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尤其是苹果和谷歌崛起之后,微软的智能手机之路更像是走夜路,敲黑门,不知道门后是五彩世界,还是万丈深渊。所幸的是,谷歌的放弃与诺基亚的拥抱让微软看到了一丝光亮。那就跟着光走。如果日后微软真的因为与诺基亚的联手而在智能手机市场有所作为的话,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还是应该感谢谷歌(放弃了诺基亚)和诺基亚(舍弃了谷歌),这就是商战,有时候不确定的因素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一次运气似乎偏向了微软一边。因为无论是从常理,还是行业的发展趋势,在智能手机市场,如果让诺基亚做合作方的多选,谷歌和微软都应在其中,如果二选一,谷歌都应该是诺基亚合作的首选。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当初面对业内铺天盖地般地对于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大势已去之声和竞争对手的猛攻,微软放弃在智能手机市场努力和挣扎,例如不在Windows Mobile6.5后发布全新的Windows Phone7的话,微软也不会看到诺基亚带来的曙光。在这里,微软的坚持和自信彰显了一个全球知名IT企业特有的素质和前瞻性。这也应了那句偶然之中蕴含着必然的因素。
  不管怎样,这种偶然中的必然让微软在智能手机市场走出了生死线,这是微软最引为高高兴的。如果都不能生存,何来发展。那么接下来会怎样呢?如果诺基亚和微软整合顺利(产品、系统及应用、市场推广策略)的话,在未来的一到两年内,微软毫无疑问会跨入到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系统厂商的三甲之列,进而利用智能手机平台与谷歌的Android及苹果的iOS平台在移动广告市场一决高下。这也是智能手机市场平台之争的核心(尤其是谷歌与微软)。
  说到移动广告市场,美国投资银行Piper Jaffray分析师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发布投资报告称,谷歌Android相关广告收入到2012年有望超过10亿美元。那么届时微软(诺基亚)会怎样?不可否认,Android平台在智能手机市场获得了超速的发展,但在手机平台广告上,据全球第一大独立手机广告公司InMobi发表的报告称,诺基亚手机操作系统的全球手机广告市场份额接近50%,即其48%的显示广告是通过诺基亚手机发布的,远超谷歌、苹果等竞争对手。而从手机广告的点击率上看,目前的Symbian和微软Windows Phone平台都高于Android,而且Symbian还名列榜首。当Symbian逐渐过渡到Windows Phone7对于谷歌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
  此外,诺基亚与微软的合作,还有可能给微软的Windows Phone7带来好的辐射效应。即让更多的厂商加入到微软的阵营。就像去年谷歌与摩托罗拉的合作效应一样。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诺基亚与微软合作初期打造出一种成功的市场效应。
  第二大愁家:英特尔借MeeGo进入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之梦终结?
  与微软相比,英特尔的运气似乎差了许多。本来以为可以借助与诺基亚合作开发的MeeGo系统,以软带硬杀入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但随着此番诺基亚与微软合作新的有关MeeGo将成为一个开源的移动操作系统项目,将更加注重下一代设备、平台和用户体验的长期市场开拓工作的战略的发布,预示着英特尔的手机芯片之梦很有可能被终结。至少借助MeeGo的可能性已经甚微。究其原因,是MeeGo的进程太过缓慢,是诺基亚造成的,还是英特尔之过?双方都需要反思。
  有外界分析,当英特尔的芯片制程技术到了22纳米的时候,才具有在智能手机市场一展身手的真正实力。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总之,英特尔失去了利用诺基亚这个全球最大的手机厂商平台来推广自己芯片的机会,而高通借此巩固了已有的优势。
  第二大乐家:高通巩固优势前程可期?
  本来就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占据优势的高通,随着此次诺基亚与微软的合作,其在智能手机芯片的优势将得以巩固。因为目前基于微软Windows Phone系统的智能手机几乎全部采用的是高通的芯片。据统计,高通占据了基于谷歌Android系统手机芯片将近80%的市场份额,这让全球领先的管理咨询公司PRTM近日在报告中将高通和Android的联盟称作手机市场的“Quadroid”。该公司认为这两者的联盟将“决定”未来的手机市场,其影响力或将达到业内熟知的“Wintel”的程度。
  那未来随着诺基亚自有Symbian平台向Windows Phone的迁移,一个新的微软与高通的联盟是否也会出现呢?此外,预计今年年中推出的第5代苹果iPhone,其基频芯片组的供货商,也将由长期合作伙伴英飞凌转到高通,这对于英特尔并购英飞凌的价值大打折扣的同时,再次封堵了英特尔另一条杀入智能手机芯片市场之路。种种迹象表明,高通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的优势已无人能敌,前程可期。
  愁家还是乐家:诺基亚的1/2机会?
  之所以把这次合作的主体之一的诺基亚放到最后,是因为诺基亚面临的挑战最大。因为毕竟这是诺基亚已有庞大的生态系统的融合和迁移。在融合和迁移的过程中能否保证生态系统(出货量、软件开发人员、应用商店等)的稳定,而且是稳定之下的增长,而不仅仅是Symbian的消和Windows Phone的涨将是关键。这在以后的有关智能手机市场系统出货量的统计中可以一目了然。如果是此消彼长,这次的合作的意义对于诺基亚来说意义就不大了。因为竞争对手都在成长。不过令笔者感到对于诺基亚有利的因素是,在此次合作中,诺基亚成立了两个独立的业务部门:智能设备和手机部门,分别负责高端智能手机和大众市场手机。笔者理解的是,所谓的大众手机市场是不是主要指的是功能性手机,或者是以功能性手机为主?
  如果是的话,那诺基亚的这种战略还是符合手机市场发展趋势的。据comScore的《2010数字年回顾》(2010 Digital Year in Review)的报告显示,在智能手机市场增速最快的美国,其2010年智能手机的渗透率也仅为27%,其余73%仍为功能性手机,这意味着在未来若几年内,仍然会有相当比例的美国移动用户不会购买智能手机——或是因为智能手机价格太高,或是因为喜欢功能手机的简单实用。而这些无疑为功能性手机市场占优的诺基亚赢得了平台转化的时间。另外,就是诺基亚宣布的大幅裁员,也有助于降低未来诺基亚的运营成本。所以从诺基亚制订的战略看,还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转化的速度和效率上,就像诺基亚CEO艾洛普和微软CEO鲍尔默公开信中结尾所说的:成功需要速度,我们将疾行。那么这次与微软的合作,带给未来的诺基亚究竟是欢乐还是忧愁?1/2的机会能否把握?还是留待市场和用户去检验吧。
  其实每逢业内出现大的变故,总会有得意者和惆怅人,当我们从它们得意与惆怅间得到很多启示的同时,一个产业的格局可能就处在量的积累和质的变化过程中。